<sub id="b1z7v"><meter id="b1z7v"></meter></sub>

                <th id="b1z7v"></th>

                  13年4月中國改革釋放制度紅利論壇實錄

                  環球時報市場推廣中心 2013-04-19 13:39:40   


                   

                    2013年4月8日《環球時報》與央視英語頻道聯合舉辦了博鰲論壇“中國改革議程:釋放新的制度紅利”分論壇,以下為全文文字實錄:

                    04-08 09:26 主持人(楊銳):女士們、先生們!歡迎大家參加《對話》節目在博鰲亞洲論壇的特別節目,我是楊銳。今天的主題是“中國改革議程:釋放新的制度紅利”。經過20年的快速發展,5億人已經擺脫了貧困,今天看到在中國遇到的一些挫折,但是在2012年全世界遇到了新的挑戰,中國面臨了影響。現在的問題就是中國有沒有勇氣和遠見來克服在經濟改革中面臨的深遠問題?就是要深化經濟制度改革。今天我們非常高興邀請到了美國前貿易代表 查赫·巴舍夫斯基女士;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原世行高級副行長 林毅夫先生;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 樊綱先生;倫敦經濟學院客座教授 Martin Jacques先生。

                    04-08 09:27 主持人(楊銳):歡迎你們的到來,我很高興的告訴大家還有兩位點評嘉賓:Robert Lawrence Kuhn是庫恩基金會主席,《江澤民傳》的作者,還有一位是Laurence Brahm,《朱镕基傳》的作者,歡迎你們參與討論。先請大家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習近平主席需要面臨最重要的問題是什么?

                    04-08 09:27 林毅夫:我認為要完成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過度,并把剩余的清除,解決收入不平等和腐敗問題。

                    04-08 09:28 查赫·巴舍夫斯基:我認為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挑戰,一是從農村到城市的遷移,新的經濟增長模式我們需要很好的建立起來。二是中國內部的決策過程需要更加高效。

                    04-08 09:28 樊綱:中國需要打破壟斷,包括國有企業的壟斷,清楚很多行政管理和控制,鼓勵成為自由、平等競爭的環境,鼓勵新的思想不斷涌現出來,使我們的經濟走向下一個發展進程。

                    04-08 09:28 Martin Jacques:短期來說,我們把目前的體制,我們有很深層的結構改革,因為中國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第二,我覺得中國必須要更好的解決貧困問題。

                    04-08 09:29 主持人(楊銳):非常感謝,中國有一句老話,“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我們看一看下一步需要哪些新的思想呢?

                    04-08 09:31 主持人(楊銳):女士們、先生們,我們在開始討論之前,我很榮幸介紹長江商學院王一江教授,是特約嘉賓,歡迎您。林毅夫先生,您多次說過,中國有這樣的潛力,在未來20年都可以增長8%。但是有一個條件,中國政府減少對國有企業的支持,您是不是過于樂觀的?

                    04-08 09:31 林毅夫:我認為的確有這樣的潛能,但需要很多努力,這樣的努力是有爭議的,未來中國要充分實現。

                    04-08 09:32 查赫·巴舍夫斯基:一切歸結于改革的范圍和程度,如果非常好的話就有可能走向正軌。對中國來說,改革的范圍和他們相互的改革關系,我們要確保達到最高效率,這方面問題是非常復雜的,我覺得會引起很多爭議。

                    04-08 09:32 主持人(楊銳):我們能夠支持8%的GDP增長,我們有沒有足夠的資源保證這一點?

                    04-08 09:34 樊綱:資源永遠在那里,關鍵在于你怎么使用資源,這就是改革的,改革需要改進機構、制度的紅利,紅利是什么?就是效率的改進,對中國來說取決于我們如何能夠改進效率,資源使用的效率,能源的效率,如何防止進一步污染等等,這一點非常重要。中國有這樣的潛力,有可能10-20年繼續保持8%,也可能是7%,這都非常重要,但我們需要很多改革,不光是改革,還要防止危機的出現。不能停止,所有的宏觀管理、社會管理都非常重要,中國需要另一個20年、30年,因為我們還有35%的人口從事農業,需要把他們轉移過來,需要安置在其他部門,需要增加很多就業機會。就業機會在從哪里來?中國需要增加信心。

                    04-08 09:34 Martin Jacques:我很想同意,但我還是有一點懷疑,我覺得你們過于樂觀了。為什么過于樂觀呢?因為中國要經歷追趕性國家的最后階段,中國肯定會不斷地提高勞動生產率。

                    04-08 09:35 Robert Lawrence Kuhn:很難光從數字來看,我們要看經濟結構。每個人都有挑戰,不能光看GDP,還要看經濟結構問題,包括消費,我覺得比單純的經濟增長率更加重要。比如說沿海地區10%也好,內陸地區多少,但要看到GDP的組成。

                    04-08 09:36 Laurence Brahm:為什么8%這么重要,歷史上8%是1998年朱镕基總理開始了“三個擔保”,要穩定的匯率。“胡溫政府”看到不斷堅持8%的GDP,現在的問題是什么呢?中國怎么從數量型增長向質量型增長轉變,數字不是那么重要。另外一個挑戰,習主席已經提出這個問題,我們需不需要社會幸福感?美國也有一個新的指數。

                  彩经网福建快三

                            <sub id="b1z7v"><meter id="b1z7v"></meter></sub>

                                <th id="b1z7v"></th>

                                            <sub id="b1z7v"><meter id="b1z7v"></meter></sub>

                                                <th id="b1z7v"></th>

                                                  重庆时时彩2.3.0安卓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查询表 天津时时票网 欢乐斗地主可以两人玩么 一分分时时彩稳赚技巧 pk10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最好的江苏快3计划 51pk10人工计划 高手实战 重庆时时彩怎么算大小 球探即时比分网